Hello, welcome to Wujiang Nandi Textile Co., Ltd!
中文版 English
Home > News Center

Evolution of textile industry cooperation mode between Yangtze River Delta and Dawan District

Author: ComeFrom: Date:2021/10/28 11:31:23 Hits:153
Weiqiao Textile Co., Ltd.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Weiqiao textile"), the cotton textile enterprise with the largest textile capacity in the world, recently released its 2020 annual report. During the reporting period, the company achieved an operating revenue of 12.743 billion yuan, a year-on-year decrease of 15.98%, and the net profit attributable to the parent company was 205 million yuan, a year-on-year decrease of 6.19%. According to the products:
The operating revenue of the textile sector was about 8.644 billion yuan, a year-on-year decrease of about 12.7%, mainly due to the adverse impact of the epidemic, the delay in the resumption of work and production of downstream enterprises, and the continuous weakness of the domestic and foreign textile market, resulting in the decline of textile demand and product prices, resulting in the corresponding reduction of the company's three types of textile revenue.
The revenue of electricity and steam was about RMB 4.099 billion, a year-on-year decrease of about 22.2%, mainly due to the reduction of downstream customers' demand for electricity and the corresponding reduction of the company's electricity sales due to the adverse impact of the epidemic in the year.
















































绍兴中国轻纺城是世界最大纺织品集散中心,全球1/4纺织面料在此交易。


绍兴6万余家纺织企业每年生产164亿米印染布、63亿双袜子。


受疫情影响,轻纺城采购商明显减少。

冬至的浙江绍兴,下午5时便已天黑。在这个轻纺产品集散中心里,驾车穿梭半小时,上游化纤、中游织造染整、下游服装家纺等20余家企业招牌接踵而至,10多个招牌亮着灯,年底旺季,企业正在加班加点。
这里的6万余家纺织企业,每年生产164亿米印染布、63亿双袜子。2020年7月,绍兴成为全国唯一现代纺织产业国家先进制造业集群试点。12月,绍兴启动建设全国首个“现代纺织产业链共同体”,计划5年内建成8000亿元级现代纺织产业集群。
浙江绍兴及背后联动的长三角纺织产业集群的发展,其经验或有助于广东纺织产业探寻升级之道。

5场革命引领绍兴纺织突围
外向型模式乏力是各纺织大省通病,近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双重挤压”更让广东纺织产业压力陡增。
“绍兴纺织经过5场革命,实现发展模式突围,可供广东参考。”绍兴纺织产业协会秘书长张云珑说。
绍兴上世纪80年代通过化纤革命承接国外产业转移,90年代靠体制革命畅通产销渠道,新世纪初由外贸革命扩大出口,3场革命奠定改革突围的基因。这三个阶段,广东纺织产业经历相似。
但此后,绍兴设备、市场2场革命对纺织外向型模式“动刀”更快更深,推动总量和增速两个不降反升,企业参与度和协同性之高为广东少见。
——设备革命以“早、狠、准”的特点推动产值不降反升。
迎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很典型,记者走进厂区,没有滚滚浓烟,只有蓝天和蓝天下L型排列、整洁的浅蓝色大楼,现场已看不出传统印染厂模样。公司董事长傅双利看好设备革命,在越城区老印染厂关停搬迁之际,投资12亿元,引进日本、意大利先进设备,在柯桥区新厂建起占地120亩的智能工厂。
“早”体现在绍兴在环保要求较宽松的2010年,便强力关停整合迎丰科技等印染企业。全市印染企业都向占绍兴纺织产值七成的柯桥区搬迁,但该区印染企业数却从212家降至108家。
“狠”是指迎丰科技等企业在政策支持下“裂变+升级”式搬迁,在应对搬迁带来生产停滞和成本上涨的同时,再额外拿出一笔钱,在新厂区或旧址按高标准新建智能产业园,一次搬迁带动两地蜕变。
“准”则是钱花在“刀刃”上,政企近年约50亿元“轻量化”技改投入下,完成了包括10万余台织机80%进口、24家印染企业成为高新技术企业等目标在内的系统性升级。
现在,低端产能外流了,先进产能却进来了,虽然企业少了,但柯桥区印染业2020年1至10月产值323亿元,同比增长2.1%。
——市场革命以“紧、灵、新”的特点推动增加值不降反升。
市场革命由绍兴中国轻纺城引领,从500米地摊经济,发展成世界纺织品集散中心。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记者走进往日最繁华的东市场,一楼难见采购商,一家名叫“纤朵”的仿真丝布料商铺里,店员周俞希正在空闲中给自己化妆。“客流不多,但有信心。”她说,产品销售网络和链条正常运转。
“紧”是指周俞希的信心来自绍兴坚持维护的一条紧密耦合、协同发展的产业链。其以轻纺城为核心,上游覆盖柯桥、上虞的化纤、棉纱原料生产,中游依托柯桥蓝印小镇印染,下游延伸诸暨袜业、嵊州领带、余杭家纺、宁波西装、嘉兴毛衫、湖州童装等,一直紧密联动。
“灵”便是说轻纺城虽为全球1/4纺织面料交易地,但一贯重视发展城内11000家国内纺织贸易公司。外国采购商来得少了,外销也能立刻灵活变内销。
“新”代表绍兴纺织产业链将继续升级,对标巴黎、米兰、京都,打造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社会参与的“集群共治”新模式,从块状经济向现代集群制造转型。
最终,2020年上半年外需大降之际,占比过半的纺织产业却带动绍兴五大产业规上增加值不降反升3个百分点,达377.6亿元。

“断臂式”转型追赶消费升级
针对消费升级需求未满足的挑战,广东纺织产业新一轮发展规划计划做大品牌、提升品质、丰富品种。
如果把视野放宽到整个长三角,江苏常熟波司登集团等大中型企业的转型经验,亦值得粤企关注。
记者走进波司登智能工厂和配送中心,只见多台机器只需一位工人操作,羽绒服自动剪裁、缝制、充绒,每个充绒片的数据由云端控制,精度达0.01克。机器人不仅会自己装卸货物,在自动行驶途中遇见记者,还会停下来“礼让”。
1995年至今,波司登营收突破百亿元。品牌众多,高中低端产品全覆盖,还经营休闲男装、休闲女装等服装品类。
这样一家在市场中强势的企业,前些年也曾深陷困境。
2014年,波司登在全国新开2560家门店,平均1天开7家,全部门店多达15569家。2015年,营收突遭腰砍降至50亿元,2016年净利润只有1.4亿元。
此前20年靠规模致胜抢占市场的绝招,似乎不灵了。
波司登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高德康感叹,从2015年开始晚上睡不着。“因为发现坏的事情,自己找不到原因。”只好不断靠反季抛售和关闭低效门店自救。
波司登事后复盘,并聘请专业咨询公司分析原因:产品定位不高端、品牌老化未跟上消费升级需求……一句话,无法赢得年轻人青睐。
2017年开始,波司登深挖“大品牌、好品质、羽绒服代名词”的品牌形象,坚决推行“断臂式”转型,砍掉羽绒服外多个品牌和延伸品类。到2020年9月,门店砍至4644家。
高德康自称二次创业,把“聚焦主航道、聚焦主品牌、收缩多元化”定为企业新战略。
首先,便是在年轻人中激活品牌。小红书、抖音等成为新营销渠道;“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斯嘉丽·约翰逊成为品牌代言人;登陆纽约时装周、米兰时装周、伦敦时装周等国际秀场,吸引年轻人目光。
接着,从“时尚+功能”角度升级羽绒服产品,一改国产羽绒服价格长期低于1000元的窘境,瞄准2000—2500元的中高端市场,打造登峰、传奇、极寒、高端户外系列中高端产品线,防寒与时尚兼具。
绝处逢生的二次创业后,高德康发现,2020年18—34岁群体购买人数同比增长51%,一二线城市购买人数同比增长54%。在此带动下,2019/2020财年营收重破百亿元,达到122亿元,净利润约12亿元。

新互动催生新商业模式
解决传统商业形态陈旧的挑战,需要创新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
一方面,传统“江浙生产+广州销售”模式正在消亡。
以前从绍兴中国轻纺城拿货,到广州中大布匹市场销售,中间差价可达1倍。“现在大规模采购越来越少。”绍兴中国轻纺城相关负责人说,100件起购等小批量订单成为了主流。
另一方面,粤港澳大湾区和长三角至少已经出现“深圳设计+江浙生产+上海销售”、数字化赋能两类新型互动。
在常熟服装城核心地段,一栋白色竖条型设计的七层小楼形象独特。这是常熟聚道中心,记者在1楼看到,现代风、工业风……数十间设计师门店装修风格各异,每一家门店里展示一种独立女装设计创意。
“这是深圳女装设计师的‘飞地’。”中心现场负责人徐卫兵说,中心2020年7月开业,半年内已有100余名深圳设计师常驻,400名深圳设计师两地往返。
深圳是我国女装设计中心,2014年左右这个圈子涌现创业潮,近半设计师离职创业,与设计专业应届生、买手店老板一同形成了深圳女装设计师群体。
由于主要买家是每款设计订购50—100件的小型买手店,大量深圳女装设计师闯荡消费能力更强的长三角,往往一个季度设计款式便迭代上百款。中心一位设计师说,在常熟服装城,服装厂大批量订单利润率只有15%,设计师小单却可达30%。
让记者意外的是,该中心不仅1至3楼开设了超过100家设计师门店,走上4—7楼,还能发现为设计师提供的版权交易、展厅、演播厅等各类功能齐全的服务区。
业界人士认为,此类机构或将对广东设计形成资源虹吸效应,值得正在培育现代纺织产业集群的广东深入关注。
除了消费优势,长三角在当地互联网平台推动下,纺织产业数字化赋能互动火热。
为利用大数据探索以需定制、按需定产,浙江老牌窗帘企业金蝉布艺在海归总经理、“织二代”杨卫主导下,与上海电商平台拼多多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
为数据共享,迅速成长为数字化运营企业,江苏波司登集团与浙江阿里云签约,共建全域数据中台,波司登全域会员、全域产品、线下门店、物流等将完全数据化。
为主动对标阿里犀牛工厂“以销定产,小单快返”,常熟服装城管委会专门设立数字管理局,服装城传统服装企业正在实现设计、生产、流通、消费全流程数字化协同。
相比长三角,广东佛山、东莞等纺织制造强市2020年虽也与拼多多等平台签约合作,但更多停留在电商层面,尚未尝到数字化赋能太多甜头。
“不论脚步快慢,新商业模式的蓝海对于长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均机遇巨大。”常熟服装城经济服务局局长金宇恒说,眼下的数字化转型潮“一年一变样,三年大变样”,现代纺织产业方兴未艾。

建言湾区
广东纺织产业,数字化赋能待加速
在《广东省发展现代轻工纺织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行动计划(2021—2025年)》中,数字化赋能是首个重点任务和首个重点工程,集群层面需要打造集群产业互联网平台,建设产业链上下游和跨行业融合的数字化生态体系。
长三角纺织产业集群近水楼台先得月,与当地阿里巴巴、拼多多等互联网平台广泛合作,整体走在数字化赋能前列,也吸引京东等平台频繁“登门”寻求合作。相比长三角,广东纺织产业集群尚未形成数字化赋能共识,对数字化的观感大多停留在电商和直播层面。
波司登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高德康认为,未来10年,数字化一定是传统行业的新赛道。链接消费者的能力就是品牌力,来自市场的第一手数据是企业前进的重要依据,不以数据为依据,品牌引领就会偏离正确的方向。应将数智化转型作为企业“新基建”的核心发力点。
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副院长邱琼建议,纺织服装企业应依托主要电商平台数字化赋能,打造针对各产业环节、各业务场景的数字化云服务平台,打通从设计、采购、生产、销售等在内产业链信息壁垒,用好数字化这根杠杆,去撬动场景再造、业务再造、管理再造和服务再造,从而撬动内需消费持续升级。




















Previous:Shanghai Textile Group should also go abroad to "buy globally"
Next:In 2021, the Council of China textile international capacity cooperation enterprise alliance was held in Huzhou